站长资讯网
为站长创业提供源动力!

周星驰、周杰伦、伊能静......扎堆涌入Web 3的明星把泡沫挤碎了

Fast Reading

蜡烛在即将燃尽时,往往有一个最亮的瞬间。明星接连下场进入Web 3赛道,被VC视为撤退的信号。上一轮明星站台的数字藏品,目前普遍价格跌超95%。

发行数字货币、数字藏品和链游,一心想赚快钱的Web 3创业者们,正在被投资人转身抛弃。

折戟之后,部分创业者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项目,也有人瞄准监管较松的海外市场,作为Web 3创业的下一站。


“感谢星爷,治愈了我的FOMO(害怕错过)。”周星驰入局Web 3赛道,一直犹豫的风投经理仇乐终于下定决心,远离相关项目。

事实验证了他的判断。

不久前,周星驰在Instgram上宣布,要“在漆黑中找寻鲜明出众的Web 3人才”。招聘信息发出20多天后,基于Web 3落地的两大项目——加密货币和元宇宙遭到重创。

11月9日,著名加密货币平台FTX暴雷,比特币盘中暴跌20%。同日,彭博社报道,Meta迎来史上最大裁员潮,1.1万名员工将“消失”在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中。

“至少有一件事,星爷说对了,Web 3目前来看仍是一片‘漆黑’。”仇乐告诉雪豹财经社,Web 3能否成为下一代互联网尚未可知,但不投资Web 3已成为基本共识,“至少在国内是这样”。

从伊能静到周星驰,自带流量和信用背书的明星接连下场,让Web 3的信徒们迎来又一次狂欢。但另一面,手握真金白银的投资人从冷静到冷漠、从害怕错过到作壁上观,最终转身离开。

Web 3的泡沫越吹越大,似乎已经到了要被挤破的时刻。

01

Web 3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

一度跃跃欲试想出手的投资人仇乐,曾辗转于上海和北京的很多Web 3主题咖啡馆,不是参加路演,就是约见创始人。

那是在2020年底,Web 3风头正热,VC们都不想错失下一个百倍收益的机会。但每次想出手,仇乐都被三个字阻拦——“听不懂”。

他约见一个又一个Web 3创始人,抱着学习的态度认真听他们讲完,咖啡凉了也来不及喝一口,但仍然听不懂对方到底要做什么。他抛出经典的VC三连问:盈利点在哪里?差异化是什么?有多少用户?对方回一句更云山雾罩的话:“你这是Web 2的思维。”他想知道Web 3能给用户带来什么实质性帮助,但对方大多支支吾吾,或在仇乐的追问下沉默。

有那么一瞬间,他都觉得自己的Web 3信仰崩塌了。

他特意花不少时间研究Web 3,但市面上居然找不到一个具象的解释。“我只能把它理解为一个全新的互联网形态,和Web 2最大的区别在于,每个用户是所有数据的所有者。”他告诉雪豹财经社,但这听起来太庞大、太抽象了。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和他有同样的困惑:“Web 3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

频繁出入北京和上海多家Web 3咖啡馆、连每一家的招牌小食都能倒背如流后,仇乐终于总结出了这些创始人的套路:发虚拟货币、发数字藏品、做链游,还有极个别做加密货币钱包的。

有段时间,他几乎觉得自己多年来的投资逻辑都被Web 3打碎了。

VC讲究投入和退出,退出渠道以IPO、并购和转售为主,但在国内,Web 3想用这些方式退出很难。创始人和部分同行给他的建议是,发行Token(代币)或数字藏品,卖出后分红。但国内不允许发售数字货币,数字藏品则缺乏流动性,若其实现价值只能在单一平台内靠新用户接盘,就会有明显的庞氏骗局特征。

作为投资人,仇乐不怕创始人讲故事,就怕他们连故事都讲不好。自带流量和光环的明星,能在这个被笼罩在迷雾中的赛道里讲出新的故事吗?

02

明星涌入,红灯亮起

9月的一个周六,伊能静现身北京一家Web 3咖啡馆,为她儿子担任艺术总监的Theirsverse数字藏品站台,仇乐便站在台下。伊能静还没正式开讲,开场白便是“不是Holder(编者注:她代言的数字藏品拥有者)的请出去”,这让仇乐感觉整个场面“像极了微商搞线下活动”。

伊能静代言的数字藏品

但明星的热情不可捉摸。8月,伊能静被质疑利用NFT割韭菜,她在投资群内回应自己只是大使,随即将群解散。10月底,她出现在与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火币创始人李林的直播座谈中,头衔已是Theirsverse创始人。

Web 3这个概念已经火了很久,即使在明星中,周星驰也算是姗姗来迟者。

Web 3常见的落地方式有发行数字藏品、加密货币和链游(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游戏)。为了最大化地将自身IP及流量变现,数字藏品是最受明星青睐的方式,周星驰也不例外。他在Instgram上提问粉丝“最想在元宇宙中见到哪个角色”,被解读为将用手中电影的经典IP制成NFT。

但从以往经验看,头顶明星光环的数字藏品热度稍纵即逝,大多在短期内暴涨至高点后快速暴跌,直至无人问津,彻底沉寂。

2022年初,周杰伦旗下潮牌发布了1万枚幻象熊(PhantaBear)数字藏品,单价0.26ETH(当时约合人民币6200元),40分钟便全部售罄,销售额6200万元。此后,幻象熊的地板价(最低售价)在一个月内暴涨30多倍,达到8ETH(约合人民币19万元),但随即迅速下跌。截至本文发布,幻象熊已跌破发行价,售价0.24ETH,较高点跌去了97%。

周杰伦曾用幻象熊NFT当头像

潘玮柏、陈冠希、余文乐等明星站台发行的NFT,也都经历了大起大落,截至目前均较高点跌超95%。

“当一群不懂项目且自带流量的话题人物涌入,对这个赛道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在专注于区块链赛道的风投经理海越眼中,娱乐明星加入某个赛道,就意味着亮起了红灯。

蜡烛在即将燃尽时,往往有一个最亮的瞬间。在Web 3最热闹时闯入的明星,被海越称为“幻想最后一舞”。他们以自身流量收割一波关注和热钱后迅速逃离,而赛道即将进入冷静期。

03

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再追Web 3了

资本市场从不迷信明星光环。相反,明星涌入往往是VC撤退的信号。

“当VC们看不懂一个风口时,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看赛道内赚钱的多不多。”按照海越的判断标准,市场已经给出了答案。

据专注于加密货币行业的机构Messari统计的数据,今年7月,超过10家Web3 独角兽估值缩水约50%,最高达到90%。最极端的案例当属FTX,这家交易所今年初估值320亿美元,如今被曝出至少负债80亿美元,濒临破产。若FTX破产,其创始人班克曼·弗里德240亿美元的个人财富将化为泡影。

明星站台的NFT暴跌,只是整个市场崩溃的缩影。

全球去中心化应用市场数据商DappRadar发布的报告显示,在今年一季度创下164.57亿美元的交易量高点后,2022年三季度,NFT交易量骤降至20亿美元。据NFT数据聚合平台NFT GO.io数据,目前NFT总市值为208亿美元,较今年高点已跌去40%。

据海越观察,国内Web 3退潮的转折点发生在2022年下半年。

“国内切入Web 3的玩法更单一,无非是元宇宙概念和数字藏品,真正能落地的以数字藏品为主。下半年赛道龙头关闭后,大家都谨慎了许多。”

今年8月,被视作国内数字藏品标杆的腾讯旗下的幻核平台关停,国内数字藏品热度骤降。(详见雪豹财经社《幻核惊魂夜,腾讯敲醒“数藏人”》)此后不久,海越供职的风投机构投委会下发通知:不再投资任何数藏平台。从10月开始,连Web 3这个词都很少有人提了,“虽然没有明确通知,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再追了”。

加密货币市场持续下跌,也让海越们意识到Web 3变现的钱景堪忧。2021年11月,比特币创下6.9万美元新高,此后一路下跌,目前较高点已跌超77%。《纽约时报》如是总结:“一个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全球产业几乎在一夜之间崛起,而如今它正在崩溃,Web 3 这个行业的价值在几周内估计已经下跌了65%以上。”

对赛道失去信心的资本,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04

好玩没用,得好用

仇乐已经作出决定,暂时不投Web 3,因为“没完全看清(商业模式)之前,VC容易当第一波韭菜”。

他从同行那儿听说了一个关于割投资人韭菜的故事:一位个人投资者在2021年投资了一家自称做Web 3的团队,因为被创始人的演讲打动,半个月见了5次面后钱就到账了,唯一让他疑惑的是办公地点选在了四川。几个月后投资人才得知,所谓的Web 3团队是用所募资金来购买矿机用以挖矿的,最终矿场被封,投资人的钱也打了水漂。

海越告诉雪豹财经社,目前仍然有人想投Web 3,但主要以个人投资者和家办(为富豪家族处理财务事务的公司)为主。他们不再愿意听故事,更看重技术,投资的原则就是产品一定要和现有的Web 2架构不一样。海越认识的几位个人投资者还在向FA(融资顾问)打探Web 3的投资机会,不过目光更多放在了全球。

Web 3创业者林建华明显感觉到了VC态度的转变。去年夏天,他在路演时很容易就能收到投资人名片,有一次带了十几张名片都不够发。但最近,来看路演的已经没有多少投资人了,都是圈内爱好者或同行。即使偶尔跟VC们交换了名片,他尝试以Web 3创业者的身份加对方微信好友,也往往石沉大海。

过去,投资人们不会咄咄逼人地提问,基本都是在听创始人讲述。林建华注意到,有的投资人似乎很喜欢听一些从未听过的专业名词。但现在,VC一定会问清楚产品的DAU、应用在哪里、相比Web 2有什么提高。

“好玩没用,得好用。”这是一位投资人告诉林建华的。

VC的投资热情一夜入冬,某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创始人李翔深有所感。他从今年5月开始筹备做数藏交易平台,一开始得到了不少VC青睐,有两家已进入了洽谈金额的阶段。但8月下旬,原本答应投资的机构突然宣布放弃。

李翔自己筹钱,在9月上线了交易平台,但因为初始资金量严重缩水,平台拉新不利,他已经很难维系下去。后台数据显示,目前平台日活仅有三位数,即将撑不下去,这意味着李翔的Web 3创业路即将告一段落。他开始回味当年VC对他的质疑:“你的数字藏品能否做出差异化?你如何保证日活?”在他看来,解决不了这几个问题,关闭服务器是早晚的事。

类似平台“跑路的太多了”。据雪豹财经社不完全统计,今年9月,公开声明关停的数藏平台超过20家。

05

它是一种你对自己说的谎

拒绝一位Web 3创始人一个月后,仇乐发现,对方在新加坡开了工作室。出海,正成为很多人的下一站。

一位做Web 3链游的创始人组建了一个5人小团队,准备去新加坡上线。他的游戏是一款动作类冒险小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中获得道具,这些道具又可以来换取某种加密货币。用户可以将加密货币换成真正的钱,也可以用加密货币升级游戏道具。

这是游戏内最能体现Web 3的玩法,叫双币模式,但这种模式在国内是不被允许的。

这款游戏的创始人反复向雪豹财经社强调,他的游戏并非庞氏骗局,而是基于Web 3的一种新玩法,用“play to earn(玩游戏赚钱)”的形式吸引用户,同时也能连接虚拟和现实。

事实上,这种玩法在海外早有先例,也早有关于庞氏骗局的争议。

越南的《Axie Infinity》被视为链游鼻祖。游戏中的宠物既是道具,也是NFT,每一只都明码标价,用户玩游戏前还要先花费3枚AXS(一种加密货币)购买宠物。此外,用户还可以在游戏中获得SLP(另一种加密货币),可以直接兑换成相应比例的ETH。

曾风靡东南亚的链游《Axie Infinity》被质疑是庞氏骗局

2018年,《Axie Infinity》在东南亚迅速走红,不少玩家赚到了真金白银。2021年7月,游戏官方确认日活用户突破百万,总交易额突破10亿美元。巅峰时期,《Axie Infinity》单日收入破4000万美元,是同时期《王者荣耀》的3倍。

但这款游戏的获利方式始终没有摆脱质疑:看似能赚钱,其实是利用新玩家的钱向老玩家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有典型庞氏骗局的特征。这种模式也极不稳定和不安全。AXS目前的价格约6美元,较去年10月的高点跌超96%,SLP价格不到高点的1%。今年3月底,黑客袭击《Axie Infinity》,盗走了价值6.2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

林建华也准备去海外看看,第一站定在硅谷,因为Web 3获得美元基金的投资相对简单一些。他还打算在美国发行Token,“在美国投资人看来,这就相当于IPO,而且比IPO快多了”。

仇乐找了个工作日,去了趟伊能静去过的Web 3咖啡馆。跟那个挤满了人的周六相比,如今这里格外冷清。他突然想起,伊能静曾希望大家将这里当作巴黎的花神咖啡馆,于是随手搜索了一下,发现了一个近乎隐喻的巧合。

哲学家萨特曾在花神咖啡馆的桌上写下《存在与虚无》,书中如是描述自欺:“它是一种你对自己说的谎,而你也几乎相信了。”

赞( 491)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部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本站所提供的图片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