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资讯网
为站长创业提供源动力!

哈尔滨乔四死的时候多大(乔四一生的传奇故事)

乔四(1948年6月21日-1991年6月9日),男,本名宋永佳,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20世纪80年代末哈尔滨、黑龙江乃至东北势力最庞大的黑社会集团首领之一。

1991年,乔四因操控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杀人罪等被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一、发迹于拆迁工程

乔四小时候因家住在一个叫“大桥”的地方,且家中排行第四而被通称为“大桥老四”,后简称“乔四”。

他年轻的时候做过泥瓦工,1986年5月,乔四因为承揽新发小区拆迁工程与另外两个拆迁队发生纠纷。他在工地大打出手,先伤一人,后又用啤酒瓶打昏另一人。

他还气焰嚣张地宣称:"这儿的活不准你们干,都滚。"迫使另外两个拆迁队退出了这一拆迁工程。

乔四以8万元承包了道里菜市场的一部分拆迁工程,转手一倒卖,就赚了10万元。在北环路拆迁工程中,乔四获暴利63万元。

几年过去,乔四就霸占了哈尔滨市大部分拆迁市场,拆迁一行几乎变成了"乔四天下"。乔四的起家主要靠的是当时承包老城改造的拆迁工程,他发现政府的动迁、规划、基建等部门在城建中十分头疼"钉子户",乔四瞅准了这个行当,找了一些社会上的闲杂人专门解决拆迁“钉子户”的事情,由于乔四爷做事狠准快,在这一行业名声大起很快乔四就成为了黑社会界有名单人物。

乔四还养了一批专业打手,替他到处收保护费,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几乎没有人敢跟他抢生意,他在整个哈尔滨横行,没有人敢阻拦他,见到他的人早早避开。

以乔四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三年间作案130多起。乔四靠威胁恫吓“钉子户”起家到发迹也就是那三年时间,李正光(以凶悍著称,凶狠超过昔日大哥乔四爷)功不可没。

不管是黑吃黑、还是争霸逞强,没有李正光(以凶悍著称,凶狠超过昔日大哥乔四爷)出头,精彩程度就要打折。一些知情人回忆说,每次作案都是李正光砍出第一刀,打出第一枪,在最前行凶。他是纯粹的流氓打手,凶恶残忍。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二、黑吃黑

1988年12月某日的凌晨,天空寒星闪烁,空气似乎都因寒冷而凝结了。突然,道外江边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听来是那般凄厉。

原来这里演出的是一场"黑吃黑"的惨剧。陈建滨等几个流氓团伙的骨干,误以为他们绑架来的这个人在前几天刺伤了他们的成员,于是,就将其挟持到车上拉至道外江边,殴打威逼其供出同伙的住处。

他们砸开冰冻的江面,将其塞进冰窟窿里,冻他一会儿再拽出来,美其名曰"涮冰棍"。如此反复几次,那人已冻得不成样子,只剩下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份儿了。这样他们还不解恨,又举起猎枪用枪托朝其手指砸去,一根、二根、三根……直至十指鲜血淋淋,他们才将其塞进汽车里,拉至一所医院门口,像扔麻袋一样扔了下来,然后溜之大吉。

别看陈建滨也是独霸一方的人物,可他也有"栽"的时候。

1988年,在哈尔滨松花江边的青年宫,陈建滨与李正光(以凶悍著称,凶狠超过昔日大哥乔四爷)两伙人在此遭遇,因为买门票的小事结下宿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互相找对方的人打,双方都有死伤。

一天,李正光(以凶悍著称,凶狠超过昔日大哥乔四爷)纠集了几个同伙,带上猎枪、刀、军刺等凶器,于凌晨摸到陈建滨的住处,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炕上睡着的三个人一通乱砍,待砍完才发现弄错了,但他们并不就此罢休。

后来李正光得知陈建滨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顾乡赵庆凯家中参加婚礼,便指使陈洪光纠集一伙人携带猎枪,在途中对陈建滨进行堵截。当陈建滨行至道里区埃德蒙顿路大桥附近时,陈洪光等人将其打昏,后挟持到李正光家中。

李正光、陈洪光等人又驾车将陈建滨挟持至香坊区哈尔滨自行车厂附近一机井房内,李正光持猎枪击中陈的右脚,又持刀将陈的左脚筋砍断,造成陈建滨右踝粉碎性骨折,身受重伤。

陈建滨当然不能就此罢休。伤愈出院后,一天夜间,他带领十几个喽罗一起出动,在一工地上找到了一起参与残害他的死敌袁新兰。在乒乒乓乓的枪声中,袁新兰抱头鼠窜,钻进基建工地,但终未逃脱陈建滨的魔爪。

几个喽罗将袁新兰抓到陈建滨乘坐的面包车前,他吓得一头钻到车下,连声呼喊饶命。陈建滨端起猎枪冲着车下就是两枪,袁新兰当即毙命。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三、8·10彻底歼灭行动

1990年8月10日,"社会治安调查组"七员老将,历经46天秘密侦查,得到了上级下达的命令——对"乔四"等犯罪分子实行大围歼。

香坊区武警支队机动大队部,四周岗哨林立,戒备森严,"行动"总指挥部的大本营就设在这里。

"你是×××吗?现在我命令你,把你们的人,一小时之后带到江北警校集中……干什么?筹备运动会,这是个刻不容缓的任务!"

"你是×××吗?现在有一件特殊任务,请你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立即到江北警校集合。"

52名干警很快集中起来。午后1时30分,一辆大客车把他们从江北拉到江南香坊区大本营。车进大门,两扇铁门就"咣当"一声关严了。指探部命令立刻切断一切与外部的联系。荷枪实弹的战士守在电话机旁,人员只许进,不许出,各个出入口都严格封锁。

接着,40名特警开进来了,50名武警准备队开进来了……

这天道里区的"银都舞厅"像往常一样,男女青年云集在这里,准备度过这漫长的、令人沉醉的夏日夜晚。舞厅里,一对对舞伴轻歌曼舞,有的轻抱,有的急旋,陶醉在那昏暗的灯光中。

老板郝瘸子像往常一样酒足饭饱之后,带着四个保镖和他那如花似玉的"夫人"到舞厅坐镇,既是招揽生意,又是借此寻欢作乐,抖一抖他那"道里双拐"的威风。

说起郝瘸子的这位"夫人",也还有些来历。郝瘸子有本事弄钱,也有本事花钱,尤其是在女人身上,更是不惜以重金相许。女人喜欢他的,当然是他给的戒指、项链和大叠大叠的钞票。就是现在站在他身边的"夫人",与其说是他娶来的,不如说是他买来的,这个女人有一副漂亮的脸蛋和苗条的身材,中学刚毕业就被郝瘸子搞到了手。

郝瘸子的保镖在哈尔滨也是出了名的,不仅因为他们身高力大,而且心黑手辣,只要郝瘸子"哼"一声,他们就会像鹰犬一样,把猎获的目标抓来,特别是那被称为"龙虎二将"的两个保镖,一个身上纹了一条龙,一个身上纹了一只虎,整日不离郝瘸子左右,就像哼哈二将一样。

迷恋于酒色的人是容易丧失警觉的。郝瘸子半点也没有想到他这样的"道里双拐"还会有末日。因此当03小组成员进来的时候,他半点也没察觉,还以为是进来了一些舞迷。直到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后胸时,他还以为是别人开他的玩笑。

当他回转身看到的是一副副陌生的面孔,他才有些紧张,但还故作镇静地说:

"别开玩笑,都是弟兄,有话好说嘛!"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你被捕了。"

四个保镖刚刚从和服务小姐的逗趣中醒悟过来,枪口也早已对准了他们。舞厅里没有大乱,连音乐也没有停止,郝瘸子一伙即被押上了警车。

"总指挥部,03组报告:目标已落网。"

乔四自认为是几个团伙中的"老大",是所谓"上海滩的黄金荣"。有一次他和公安局的人半开玩笑说:"你们要抓哈尔滨的混混吗?交给我乔四好了,保险无一漏网。"

01小组分析了乔四的心态,决定将计就计:"你不是要探听我们的虚实吗?我们就请你来,让你自投罗网。"

彭兰江在电话里找到了"乔四",约他下午6点钟来专案组"聊聊"。 果然,6时整,乔四坐着"别克"轿车来到了专案组。

他下了车,抬头看了看道里区经纬头道街调查组的驻地,悠然自得地走进大门。心想,你们今天终于请老子上门了,看你们能把老子怎么样?

夏日的余辉抹在办公室的玻璃窗上,整个房子镀上一层橘黄色,彭兰江像个没事人似地坐在椅子上和黄治国下棋。乔四进门以后,他没有站起来,只是欠了欠身,说了声请坐,乔四找了个位置坐下。他和黄治国继续进行"楚汉大战"。

在门外,机警的干警已把乔四的"别克"调出调查组大院,司机也被严密监视起来。这些,老奸巨滑的乔四竟然一点也没察觉。当司机发觉想要反抗时,特警们一个漂亮的擒拿立即把手铐戴到了他的手腕上。

屋内,乔四一看气氛"融洽",也大模大样的翘起了二郎腿,点燃了一支烟,优哉游哉地吸了起来。

"彭处长,听说你们在调查我,我可是恨死那些黑社会的人了。"

"你的情况,我们知道。"彭兰江一语双关地说,"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遭劫的在叫,在劫的难逃,对吧?"

乔四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他正想再对彭兰江进行试探,没想到彭兰江单刀直入地问了他一句:"你说你不是黑社会,可别人说你乔四是,昨天还有人看见你和小克在一起吃饭。"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乔四一听"小克"二字,一下紧张起来,"哪的话,彭处,天理良心,我乔四绝不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至于小克,我和他没关系,再说他前两天去了绥芬河,不在哈尔滨。"

这正是老彭所要了解的,今天的行动一开始就听说小克不在哈尔滨。小克到哪去了呢?从乔四嘴里知道了小克的下落真是意外的收获。

彭兰江不由得眼睛-亮,立即又逼问一句:"你胡扯,昨天我还在电话里找小克了呢!"

彭兰江顺手抄起电话,表示要拨号,顺嘴问了乔四一句,"小克的呼号是多少?乔四没察觉到彭兰江是用计赚他,顺口答道:"126呼10号,你呼吧,保险不在,我还能骗你?"

老彭缓慢地放下电话,转身很严肃地问乔四:"你还知道小克些什么?"

乔四见彭兰江面色不对,这才下意识地往楼下一看,几个晃动的人影已把楼道堵死,他一下觉得势头不妙,赶紧站起身来,要走。

彭兰江把手一挥说:"你走不了啦!"

"怎么,彭处,你要抓我?"

"抓你乔四就不行吗?"说着老彭把大手往桌子上一拍。

01行动组的成员听到暗号,迅速冲了进来,几支枪口同时对准了乔四,乔四狼狈一笑:"彭处,别开玩笑吧?"

彭兰江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逮捕证说:"谁开你的玩笑,宋永佳,你被捕了!"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彭兰江从乔四嘴里知道了小克不在哈尔滨,两天前就到绥芬河去了。指挥部的中枢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怎么办?在今天预捕的人犯中,小克是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个团伙的头头,倘若此犯漏网,必然后患无穷,而且很可能造成其他罪犯隐匿潜逃,使"8·10行动"收不到应有的成效。刚刚为"03报告"、"0l报告"而欣喜微笑的指挥部成员们,一下子又变得严肃起来。他们必须做出新的决定和行动方案。

是小克知道了警方今晚的行动,先行一步,潜逃在外了吗?不是。一切迹象表明,小克不仅不知道"8·10行动"方案,而且还在做着打进专案组、进一步摸清情况的美梦。"小克在外不归,于我不利,但小克的心理状态却能为我所用,组织得好,配合得好,仍可收到预期的效果。"因而,指挥部做了两个方案,一是派出行动小组,迅速"出兵绥芬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小克截在绥芬河;二是调两辆拦截特种车,把小克拦在路上。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两套方案刚要付诸实施,增派的15名战士正准备出发,忽然传来消息:小克从绥芬河回来了。

真是天遂人愿。彭兰江拿起电话机,试呼小克。出乎意料,回话的不是小克,而是今晚要抓捕的另一名罪犯的贴身司机,此人随口又告诉了小克的另一个呼号。老彭急忙拨号,但无回应,"他妈的,狡兔三窟,诡计多端!"老彭顺口骂了一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夏夜的哈尔滨,虽不像南方城市那样闷热,但02小组成员的额头还是沁出了汗珠。偌大的哈尔滨,到哪里去找小克呢?这些家伙,是很少回家的。

夜里10点了,彭兰江再一次拿起电话,拨通了,接话人正是小克集团的一个重要成员。

老彭尽量使出平静恬淡的口吻,说自已是刚从广州来的,小克的朋友,有事面谈,今晚一定要见到小克。对方信以为真,立刻回答:"小克从绥芬河返回以后,在酒店吃过饭,回家睡觉去了。" 彭兰江放下电话,02小组如离弦之箭,直扑小克的家。

没人!

小克哪去了呢?

彭兰江返回后,再次联系小克,终于成功。

"哪位?"

"我是彭兰江。"

"有事吗?"

"今晚我值班,没啥事。你不是要唠嗑吗?你在哪儿?"话筒里片刻沉默。

"好吧,你别管我在哪儿,我这就派车接你。司机按三下喇叭你就出来。还有,只许你一个人来,多一个我也不见。"

说完,"咔嚓"一声,电话放下了。

顾不得向指挥部请示,也顾不得再听同志们的劝告,彭兰江掏出手枪顶上子弹,说了声:"大家快点去布置好。"

这时,门外已传来了三声汽车喇叭声。

彭兰江毅然走了过去。

"奔驰500"以近百公里的时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路灯迅速地一个个向后面逝去,司机显然是在摆脱跟踪,有意兜圈子,最后汽车驶过松花江大桥,就在路中央来了个急刹车。

20米之外,四个保镖拥着小克,虎视眈眈。

彭兰江走下车来,往四下一看,除了昏黄的路灯,到处都是浓浓的夜色。

就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彭兰江首先坐下。他想,先得把这些家伙稳住,否则1∶5,自己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小克看看彭兰江只身一人,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他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开始寒暄,不着边际的闲聊,好像谁都没什么事。

彭兰江看看江边,仍然不见自己的同志,他对小克说,还是找个屋子坐一坐吧。于是小克在老彭的拉扯下,走进了小克位于沿江的河图街41号办公室。几个保镖进了旁边一间屋。彭兰江趁他们不备,十分敏捷地把保镖们的屋子反锁上了。进得屋来,小克看看彭兰江略有些戒备,就说:"彭处,你是诚心唠嗑呢,还是有别的事?"

"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也没事,你今晚得跟我走一趟。"

"怎么,你想抓我呀?"小克-边说,一边把手伸向门口。彭兰江看看不能再等,随即断喝一声:"今天就是要抓你!" 说时迟,那时快,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小克胸口,彭兰江另一只手扣住小克的手腕,用劲一拧,喝道:"走!"

当老彭押着小克下楼时,在楼梯上一个1.9米高的黑大个拦住了去路。 危难之中,老彭的司机赶了上来,掏出手枪把黑大个逼上了楼。

当小克被押上汽车时,02小组的同志陆续赶到,小克的喽啰几乎同时束手就擒。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1991年6月,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宋永佳(乔四)、郝伟涛(郝瘸子)、王伟范(小克)、陈建滨、杨德光五个流氓犯罪团伙的47名罪犯进行宣判。其中宋永佳、郝伟涛、王伟范、陈建滨、杨德光、马龙、生得全、赵凡木、马殿龙、刘国庆、王树怀、霍灿荣、于庆海、张晓波等14名罪犯被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1991年6月9日,乔四在距离哈尔滨18公里的陈家岗刑场执行枪决,据说乔四死的时候很镇静,只说了句:“我这辈子,够了”那一年他43岁。

网上流传最多的就是下面这辆车牌号为黑A88888的黑色奔驰是当年乔四的座驾,其实车型年份是有出入的!因为这辆奔驰S级,也就是大家所说的虎头奔,是奔驰1998年到2005年生产的车型,底盘编号为w220,乔四出事是在1991年,所以这辆奔驰的车主应该是另有其人。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但后来这辆车的主人还是被热心的网友发现了,毕竟这个车牌号太耀眼。车牌的主人就是中国著名影视演员程昱,他的作品大家一都定看过,这里就不过多介绍了!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看了下面几张图,只想说一句,铁打的车牌号,流水的车!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1991年,哈尔滨“乔四”黑社会案

 

如今,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赞( 479)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部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本站所提供的图片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