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资讯网
为站长创业提供源动力!

PICO出海,字节刺向Meta腹地

被字节跳动收购一年后,PICO成为其出海挑战Meta的又一柄利刃。

9月27日,字节跳动旗下VR品牌PICO面向中国市场正式发布PICO 4系列新品。10月,PICO 4将在日韩及欧洲多国推出,并于今年晚些时候进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市场。

这不是PICO第一次面向全球发布新品。今年4月,PICO Neo 3 Link就已官宣登陆欧洲市场,成为PICO在海外发售的首款消费级VR产品。

就在PICO 4正式发布前的十几天, PICO对外高调官宣了一则品牌升级消息,称未来将致力于“成为领先的世界级XR平台”。

想要成为“世界级”平台,PICO面对的最大对手无疑是近年重金投入元宇宙的Meta。

Meta在2014年即完成对虚拟现实头戴设备制造商Oculus的收购,近年几乎垄断了海外VR一体机市场。2021年,Meta旗下Oculus Quest系列已占据全球VR设备出货量的近8成份额。

而国内的VR硬件市场,则由PICO占据第一位置。去年PICO加入字节后,随即插上资金与流量的双重“翅膀”,快速卷入了Meta Quest的优势腹地。

面对占据绝对优势的对手,字节PICO的追赶步伐会在今年大提速吗?

PICO 4较量Quest 2

“今天打开社交媒体,铺天盖地都是PICO 4的推广。”VR爱好者宋嘉说。

9月27日,PICO 4正式面向中国市场发行,宋嘉受邀参加了产品发布会并试戴了PICO 4。“PICO Neo 3还挺沉的,但PICO 4轻了很多,体验也好了不少。”

虽然PICO 4还未正式在海外上市,但作为一些海外媒体眼中首款能与Quest 2对标的VR头显设备,PICO 4受到了相当多的关注。

Quest 2在 2020年9月正式推出,两年来几乎垄断了VR消费级市场。市场调查机构IDC的报告显示,2022年一季度出货的356万台VR头显中,Quest 2的占有率接近90%。

而PICO 4的出现,或将挑战“一家独大”的格局。

继PICO Neo 3 Link今年4月首次出海欧洲,PICO 4计划于10月18日在欧洲13个国家,以及日本和韩国首发,并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推出,但尚未透露有关在美国市场推出的计划。

与Quest 2类似,PICO 4配备了骁龙XR2芯片,支持6DoF(自由度,Degree of Freedom),可以跟踪用户头部和身体运动并进行裸手识别。

但综合各项参数,PICO 4在分辨率、重量、电池容量等方面都有一系列超越Quest 2的提升,价格也更低廉。

其中,PICO 4的单眼分辨率为2160 x 2160像素,略高于Quest 2的1920x 1832像素;其电池容量为5300mAh,高于Quest 2的3640mAh。

相对于Quest 2的黑白透视,PICO 4还首次实现了彩色透视功能,意味着用户不用摘下VR头显也能与现实世界互动。

重量方面,相比使用菲涅尔透镜的Quest 2,采用Pancake透镜的PICO 4号称减重近6成,外形也更加小巧。

重量一直是影响头显设备舒适度,以及是否适合长时间佩戴的关键因素。在除去头带和电池的情况下,PICO 4仅重295克,被PICO CEO周宏伟形容为“像一罐汽水一样轻”。

此外,PICO 4还宣称在视觉校准、手柄等多个方面进行了升级,以提供更逼真的触觉、视觉和使用体验,并加入了运动健身等更加丰富的功能。

但对普通消费者来说,PICO 4最吸引人的还是“高性价比”。

“我对Pancake透镜、更轻薄的头显和健康的竞争感到兴奋。PICO 4的价格超级有竞争力,超出了我对Meta竞争对手可以做到的范畴的预估。”一名海外科技博主在测评视频中说。

今年8月,Quest 2宣布提价100美元后,欧洲版Quest 2的128GB和256GB版售价分别涨至449.99欧元和549.99欧元。

而128GB和256GB版本的PICO 4,在欧洲市场分别定价429欧元和449欧元,比Quest 2分别便宜20欧元和100欧元。

Meta曾表明涨价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产品供应链成本上涨,二是通过涨价Meta才能继续投资推动VR行业长期发展。

当时的Meta认为,即使涨价过后,Quest 2也仍是市场上最经济实惠的VR头显装备。而PICO 4的更低定价,显然撼动了Quest 2“高性价比”的定位。

“很高兴看到一家公司能够与Quest展开市场竞争。Meta应该致力于推出Quest 3,而不是提高两年前的头显价格。我喜欢PICO 4的价格,希望它能很快在美国推出。”一名美国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说。

大厂的VR竞赛

1935年,科幻作家斯坦利·G温鲍姆在小说《皮格马利翁的眼镜》中描述了一款“神奇的眼镜”。通过模拟视觉、触觉、嗅觉、味觉等各种人类感官带来刺激,这款眼镜能够让佩戴者和画面中的世界产生交互,并影响其中的历史发展进程。

“皮格马利翁的眼镜”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VR头显概念雏形。

如今,在元宇宙概念下,VR终端硬件被视为实现虚拟世界交互和沉浸式体验的“入口”。而VR头显,已经不再充满神秘的科幻色彩,而走入了普通消费者的生活。

“最早体验VR是在线下的VR体验馆,好玩是好玩,但一次1000多块的价格也是真的贵。”北京白领张恬去年底在朋友推荐下花2000多元入手了一台VR一体机。对她来说,在VR体验馆玩两三次的价格,不如买一台机器可以随时在家玩。

据FellowData预测,2015 年至 2020 年间,VR 头显设备出货量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99%。而IDC预计,2024年全球VR终端出货量将达到7670万台,是2020年的十倍多。

当第二代互联网向第三代互联网发展,元宇宙、虚拟现实领域成为了大厂抢夺先机的必争之地,而Meta的起步很早。

2015年8月的一期《时代周刊》封面上,一名身穿POLO衫、牛仔裤的IT男,光着双脚在沙滩上摆出起跳姿势。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头戴的一款有线VR头显设备。

这名姿势搞笑的男子,是Oculus的创始人Palmer Luckey。2014年,Oculus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后,Luckey受到大量舆论关注并登上杂志头版。

在这笔收购发生后的8年时间里,Oculus旗下的Quest等产品成为全球最受瞩目的VR装备。其中,最新型号产品Quest 2,销量据称达1500万台,带来相关VR游戏和APP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

在Oculus创始人Luckey看来,“不是 Oculus 被 Facebook‘吸收’,而是 Facebook‘长’成了 Oculus。”

这一过程中,Facebook改名为Meta,并先后砸数百亿美元重金“All in元宇宙”,相关团队和业务规模急剧扩张。

相比之下,字节的VR收购故事有些相似,虽然起步比Meta晚了一些,但烧钱决心不次于Meta。2020年8月,字节豪掷97亿元收购当时已拿下国内VR硬件市场第一位置的PICO。

此后,字节一方面将内部资源向PICO倾斜,另一方面利用字节系产品的强大流量优势,助推PICO快速“上位”。

期间,抖音综艺、抖音娱乐、西瓜视频的多位内容负责人转岗至PICO部门,PICO团队人数在短短3个月时间,从约200人快速扩张至1000人以上。

随着线上营销全面铺开,仅抖音平台的“玩VR选Pico”话题播放量就达近10亿。在被收购后的第一个春节,PICO的全渠道销量同比增长了32倍。

在今年9月宣布品牌升级前,PICO一直主攻VR软硬件产品,而品牌升级中提到的“世界级XR平台”,进一步扩展了PICO未来的产品边界。

而品牌升级中的提到的“XR”,则包括VR、AR、MR,这意味着PICO未来或将进一步拓展VR产品以外的更多品类。

据天眼查数据,PICO在2021年就已注册AR相关域名。而此前就有外媒报道,曾任Meta软件高级工程师的Jian Zhang跳槽至字节PICO团队后,在推特发文:“我们正在山景城建立一个新的XR引擎和运行团队,我们正在寻找一些工程师和图像专家。”

PICO背后的字节在AR领域也有不少资源。智慧芽数据显示,字节跳动及其关联公司共拥有300余件AR专利申请,且100%为发明专利,主要集中于视频处理、电子设备、比特流、视频块、查找表等专业技术领域。

而Meta有关XR的规划此前就已经展开。今年,Meta计划发布结合VR、AR、MR的高端版VR头显Project Cambria(Quest Pro),和代号为Project Nazare的XR眼镜。

虽然智能硬件被称为“元宇宙的入口”,但只重金布局硬件还不够,围绕产业链上下游,Meta和字节近年多有周密规划。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开始,Meta共投资了23家与元宇宙业务相关的公司,覆盖从硬件、软件到内容生态端的游戏、社交等多个领域。

而字节也围绕元宇宙生态链进行了多笔投资,对象包括光舟半导体等三家芯片公司、智能音频与光学解决方案提供商聚芯微电子、VR数字孪生云服务商众趣科技等。此外,字节还与XR芯片供应商高通合作,在高通的开发平台骁龙Spaces上开发未来的Pico XR产品。

但在内容端,PICO不论从数量还是平台重磅大作方面,仍和Quest有着不小差距。

在消费级市场,游戏是VR应用中的主要场景,游戏数量的多少,将很大程度影响消费者购买VR硬件时的选择。

有媒体不完全统计,Quest官方商店的游戏数量约为360多款,加上非官方应用商店Side Quest,游戏应用数量可达1000多款,远高于PICO商店的280多款。

而在社交内容方面,Meta去年推出了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s,并支持在Quest 2等头显设备上使用。用户可在虚拟世界中,通过自己设置的虚拟形象玩游戏或与朋友进行互动社交。

为了缩小与Meta在内容丰富性上的差距,字节不断“烧钱”加大在社交、游戏和虚拟人等领域的投入。

今年6月,字节收购二次元虚拟社交公司波粒子,其创始人马杰思曾主导小米VR一体机与Oculus的合作,后转型虚拟社交APP。波粒子的核心技术包括二次元虚拟人物形象自定义系统,以及虚拟人物脸部与身体动作驱动系统。

波粒子被字节收购后,并入Pico社交中心。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霞光社,字节瞄准VR社交,未来包含会议、社交、游戏、娱乐等多种功能性场景,类似Meta Horizon Worlds虚拟平台,或许也将在字节元宇宙生态中诞生。

虚拟社交以外,字节还通过收购手游厂商沐瞳科技、有爱互娱,推出游戏品牌“朝夕光年”等方式,加大游戏方向的投入。

而由字节投资的虚拟人李未可,以及由字节助推出道的高人气虚拟女团A-SOUL,则分别成为游戏和PICO VR节目的“代言人”,吸引了大批流量关注。

进军海外,字节、Meta卡位战

加入字节后,PICO出海在今年加速铺开。

4月,海外版PICO Neo 3 Link在欧洲市场首发,紧接着的6月,就传出PICO开启美国市场招聘的消息。

据外媒报道,PICO在美国湾区、西雅图等地首批开放了40余个职位空缺,覆盖内容制作及VR软硬件开发岗位,其中包括PICO Studios负责人、VR游戏战略负责人、海外内容生态负责人等。

其中,PICO Studios是PICO今年3月才在北美设立的发行部门,负责与全球VR开发者开展合作,为平台引进优质VR游戏及应用。

除了外部招聘,字节也倾其内部资源为PICO全球化战略保驾护航。不久前才有消息称,部分美国TikTok员工已转岗至PICO。

作为面向海外市场的重量级产品,PICO 4各项性能参数不输Quest 2,也在努力赶上内容端的落后地位,但字节想要在该领域撼动Meta并不容易。

PICO CEO周宏伟曾在2020年时表示,不能指望PICO能跟Facebook一样亏本卖硬件,毕竟PICO只是一家需要赚钱的创业公司,而Facebook是一家市值5000亿美元的超级巨无霸。

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全球VR头显出货量1095万台,其中Meta旗下产品份额最高,达到80%,PICO VR头显份额只占4.5%。

虽然加入字节后的PICO有了更多“烧钱”空间,但即使是垄断海外VR消费级市场的Meta也仍处于“巨亏”之中。

作为挑战者的字节,不论想在硬件功能还是售价上与Meta展开较量,都必须能够承受持续“烧钱”来打开市场。

Meta的元宇宙相关部门Reality Labs,仅在2021年的经营亏损就达到101.9亿美元。由于在元宇宙业务上的投入,扎克伯格今年以来身家缩水超过一半,达到近710亿美元,是彭博社亿万富翁指数追踪的超级富豪中最多的。

扎克伯格今年5月时知会股东,元宇宙项目将在未来三到五年内继续损失“巨额”资金。

对于卖VR硬件,Meta的态度是“不靠硬件靠软件”,即先通过便宜的硬件快速向市场普及,形成消费者认知,再高价售卖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因而,Quest 2已经把VR头显的价格压得相当低。

《日本经济新闻》曾对Meta Quest 2进行零部件拆解调查,发现其成本高达售价的6成以上。作为对比,智能手机的零部件成本大约在3到5成。

而PICO 4光学模组中采用的Pancake透镜,相比 Quest 2采用的菲涅尔透镜,除了减轻重量,因为量产难度更大而成本更高。

按周宏伟的话说,虽然过去光学模组只占整个设备 BOM 成本中很小的一块,但对每一克重量、每一毫瓦功率、每一块钱成本都要“较劲儿”的VR设备来说,已经成为和芯片、显示屏一样的大头。

在这样的情况下,PICO 4的低价路线走得并不容易。

此外,要做“世界级平台”的PICO,在走向全球主流市场过程中的对手,绝不止Meta一家,包括苹果、索尼、HTC等都在加速赶上。

今年5月,曾有报道指苹果向董事会成员展示了即将推出的 AR / VR 设备,并为头显申请了名为Reality的商标,有关的Reality OS操作系统也正在开发中。

预计今年下半年至明年,将有包括Meta Quest Pro、苹果MR、索尼PS VR 2等在内的多款VR头显新品。

而苹果,也被扎克伯格视为Meta未来强有力的对手。他曾经提到,苹果和Meta之间的“非常深刻的竞争”很可能会塑造未来的AR/VR头盔生态系统。

目前,全球AR/VR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2021年的市场规模约为209亿美元,而到2030年将以40.7%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至4547.3亿美元,与目前全球智能手机的市场规模相近。

VR行业从业者韩林告诉霞光社,在元宇宙领域,像Meta这样的“大玩家”,做的是一个全球化平台,从硬件、开发者生态和上层应用层面来做全面布局。而其他一些中小公司,只能借力在大平台上搭建自己的场景,或是成为生态中的一部分。

韩林认为,元宇宙结合VR,最后可能只能跑出一两家比较大的平台。

对Meta、字节、苹果这些大玩家来说,“元宇宙”争夺战或许才刚刚开始。

今日互动话题

字节和Meta的VR一体机,哪个体验更好?

赞( 269)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部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本站所提供的图片等素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未经允许不得转载